Kinky🌊

Martin Odegaard is an angel.

James is sun.

Cristiano Ronaldo is the faith.

Hala Madrid!



以及博爱经常无缘无故被谁谁迷倒

最近沉迷于Jony J

Dangerous Liaisons


【预警


【大写的阅读提示
这篇文里没有哈嫂没有哈梅的女儿
哈妹是个单身王老五
你罗是个风流万千的渣】

人物属于我与现实无关 OCC都是我的

排版依旧脑袋疼 对话空了两行其余的只空了一行

文末再瞎聊

——————————————————————————


“C罗女友怀孕,是双胞胎”


    James难以相信在他眼前的新闻,公开自己未来孩子的母亲就算之后分手也等于被捆了起来,阴影和束缚永远不会离开,Cris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然Cris也不会宁愿签一张巨额支票让junior的生母闭嘴,可是看到手中平板上的红色头条,James第一次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那个男人。

    James把手中的平板扔在了地上,在看到那个绝不可能会让“被束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主动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他和女友的合照还附带一个暧昧不清的手势时候James已经震惊过一次了,但他仍然相信那不是怀孕,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发生,James痛苦地埋进自己的手臂里,企图给自己一点安慰。

    他被Cris以一种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式拒绝了,通过让他爱恨交加的媒体,James终于知道了那个男人当时平静的表情代表了什么了。

    对,James终于在那个男人身边没有任何情人的时候向他表白了。

    在自己从国家队回来的那天,Cris邀请自己一起去他新发现的一家味道很棒的西班牙餐厅吃饭,为了庆祝自己在国家队的依旧不受影响的亮眼的表现,以及分享他捧起德劳内杯的喜悦。James在出门之前告诉自己要趁着这个的机会,正式地表达他的爱意。他喜欢Cris的事大概全队都知道,自己总是控制不住看向他的眼神,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去靠近他,Cris总是不避开自己的拥抱以及落在脸颊和脖颈的亲吻,他知道Cris是明了他的爱意的,但没有人捅开这层窗户纸。James害怕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但他也不想再管了,他想要让那个男人明确的知道自己来到皇马是为了,想要他知道自己现在无比的热爱皇马也是由他而起,想要他知道自己全部的想法。


"Cris,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 love you, deeply and madly."


    他还记得自己说出这句话的之前他们在很愉快地享用着带给人热烈情感颜色艳丽的西班牙食物,聊着彼此在国家队发生的有趣的事情,然后在Cris满脸笑容讲完胜利那晚他国家队的孩子们让他和佩佩那几个“老年人”不得不在远离那些孩子的香槟区域看着他们闹了一宿的故事抬头看着他的时候,用那一如既往明亮闪着碎屑的光芒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讲出了那句话,那一瞬间James觉得没有一场比赛的紧张感可以超越那个时候。


"I know that, James."


    他紧紧地握着餐桌下的手,指甲嵌进手心里的痛感才让他稍微回了神,看着Cris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神情,他很不确定自己应该做什么或者接着说什么。然后在他要开口讲述自己内心埋藏已久的爱恋的时候,Cris把刚刚端上来的鹅颈藤壶放进他的餐盘里让他尝一尝这来自西班牙死亡海滩的地域美食,像是自己不是被队友告白的当事人一样。

    James那时觉得也许是自己太冲动了Cris需要思考给他答复的时间,也就强按下心中的失落尝起了自己还未品尝过的欧洲人疯狂迷恋的死亡海鲜,一种类似浓烈的生命的味道。

    即使后来Cris和新女友交往的事被爆出来的时候自己也没太大的反应,反而是看到新闻上那个男人幼稚的伪装的时候笑个不停,却从未想过那个男人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更不会为了掩人耳目而戴那个可笑的假发,James只觉得那又是一个很快又会消失在大众视野里的可怜的姑娘而已。

    很显然,可怜的不再是那个热爱自由的男人身边的女人。

    James觉得几个月前吃下的鹅颈藤壶反上自己的喉咙,吃下藤壶的时候它们外表就让James恶心不久,James只觉得现在自己也恶心的不行。

    冲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边干呕完,James把自己埋在水管下企图通过冷水让自己清醒过来,冰冷的触感压抑了他再次干呕的欲望。

    James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被冷水刺激得通红的眼眶,突然意识到Cris也就像鹅颈藤壶一样,生长在危险海域边的峭崖之上,被大浪所侵袭,坚韧又危险,而自己对他的迷恋就像想把藤壶放进餐盘一样,得以生命为赌注,即使把藤壶放进嘴里时它的外表让自己内心抑制不住地恐惧和恶心,却也控制不住自己想去品尝它的美味的欲望。

    即使他终于知道了那平静的神情和之后若有若无的疏离的含义,即使网上Cris和孕肚渐显的乔治娜的合照让他反胃,他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扔开自己对那个男人的迷恋。

    这畸形的迷恋已经存在太久了,它只会在海浪的侵蚀下长地更加坚韧危险。

    欧冠结束了,James又一次见证了这个伟大的俱乐部再一次举起大耳朵杯,只不过和以前不一样,今年James坐在了看台上。

    James平静地看完了比赛,赛场的气氛很热烈,球迷的欢呼声绕在他的耳边,他看到那个男人进球他感觉到自己跳起来庆祝了,但在捧起奖杯朝记者扯开僵硬的笑容的时候,James从未有过那么清晰的即将要离去的感觉。

    一边应付完兴奋的记者一边任务似的完成各种合照之后James缩到了角落,静静地看着Cris带着女友和儿子在球场上接受记者的采访,James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以前的种种过往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迅速播放着,周围的景致自动虚化眼睛只能聚焦在那个耀眼的男人身上。

    看见Cris搂着女友和junior照相的时候,餐厅里的画面和藤壶的味道又再次浮现,James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抽动的痛感,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就这样吧。

    是时候结束了。

    欧冠结束就是国际比赛日,回归国家队踢球的纯粹让James觉得轻松不少,即使媒体一刻也没停止过对他的关注,James对媒体的情感总是爱恨交织,当然大多数时候恨都占了上风。James扣过手机不再去看门德斯发来的短信,混在一堆有关自己转会新闻的推送,VIP候机室的静谧让James的情绪更加平静。


    “安切洛蒂想要签下你,拜仁已经和皇马接洽过了,合同已经准备好了,度假期间给出答复吧。”


    不是那个男人成长发光的地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和他之间的联系要一根根地断开了。

    在度假期间看见新闻视频里Cris主动开口留下自己的时候James打开关机已久的手机给门德斯发了条短信。

    是时候离开了。

    一切都结束了。

    收到合同预览件的时候James还是愣了一下,不是预料中一纸合同彻底断干净,租借两年拜仁拥有优先买断权。

    James看到合同的时候一瞬间就知晓了俱乐部的意思,正在逐渐洗牌的越来越年轻化的俱乐部无非还是担心自己状态回归又成为当年的八千万先生,不在现任教练的名单里却在高层的名单里,队里的新人年龄经验都不够没办法满足现在的预期目标也没法扛起老牌的贵族球队,顺带为下任教练提供足够充沛的后备人员,毕竟在巨星列表里自己也算年轻。

    但James一点也不想去想两年后的故事,两年后的自己是个未知数,两年后的那个男人也是个未知数,说不定他可能会换东家也有可能直接退役,要是还在皇马当头牌那也是那个男人该得的,只是他在一天队里的未来老大就会被压制一天,高层不会希望整个球队一直倚靠着那个男人,两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

    独自坐在飞去慕尼黑的飞机上James企图放空自己,却无法控制地思考着自己在慕尼黑要做到哪一步以及之后要不要把“回皇马”列进目标清单里之类的这种问题。

    他尊重安切洛蒂,但他也真的热爱着皇马,这种热爱是Cris点燃引子然后一路烧进心窝,然而副作用就是想起皇马的队徽的时候将永远与那个男人名字、那个男人的霸气的进球和庆祝、和那个男人的每个亲密接触每段暧昧的谈笑一起浮现在脑海里,但他一点也不想再看到那个男人搂着他女友,噢不,两年后说不定是妻子和他的一堆小孩儿在球场上庆祝和接受采访。

    James觉得自己所崇敬的上帝都在开他的玩笑,打车到机场健谈的司机扯了一路的Cris,候机无聊的时候打开平板里面的推送是Cris和女友度假的亲密照片,就连现在摊开为了消磨短途飞行时间在机场随手买的体育报纸刺进眼睛的都是Cris怀抱龙凤胎喜笑颜开的大图。

    Fuck it.

    上帝可能是在惩罚自己多了个信仰。

    飞机落地,空姐甜美的声音出现在耳边,甜声说着祝James在德国的新旅程愉快。


“Dann noch gute Reis.”
“Dank.”


    I hope so.
    拖着行李箱朝VIP通道走去的时候James打开了手机,一条来自被标注的人发来的信息就恰好出现在了置顶。

    时间卡的正好,航班预计到达时间的后三十分钟,正好是等经济舱的客人全部离开自己能走进航站楼开手机的时间。

    The fucking old habit and the fucking intimacy.


“I wish you well.”*


    坐进新俱乐部安排来接人的Mercedes Benz后James给家人和豪赫尔群发了已经安全到达的消息,然后单独点开了那个特别标记的人的信息框,编辑完消息成功发送后就把手机扔进了随身背包里闭眼静静听着司机用生硬的英语介绍慕尼黑,后面的事James不想再去想至少现在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把那个男人放在需要思考的事情中的最后一件。

    这畸形的关系绝非是James单箭头的爱慕造成的,如果他是主谋那个男人就是纵容者和教唆者,但这危险的关系却只让自己痛苦。

    风浪越大痛苦越沉,在期待中被拔除渴望解脱却又被那耀眼的男人放进餐盘。

    任其品尝。


“Thank you.”


I wish you hell.*

——————————————————————————
*来自Tablo的歌词
——————————————————————————

Dangerous Liaisons

《危险关系》

End.

——————————————————————————

文末瞎聊

甜腻的点梗仍然只写了开头的人来谢罪了

原先的上半段我给删了这次一起发出来

不过估计时间久远大家也就都不记得了

出去玩儿了二十多天的人在外放纵路子够野一回家就很憔悴

旅行期间基本没开微博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导致的结果就是一回家闲着无聊打开手机就是各种惊人的消息

“You wish me well.
I wish you hell.”
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

Tablo也不愧是Stanford毕业的文学生

你祝我生活美好我祝你在无尽痛苦中潦倒

然而wish却表达的是虚拟

恶狠狠的想着却又没办法对罗哥哥真的狠下心来也就是当初我这个女友粉对罗总最恶毒的想法了

谁叫你是我的信仰和我世界里的太阳

你将永远闪耀不论伴你同行的星球是哪一个

当然如果你想强行HE的话你就把这句话翻译成
“去/你/妈/的没有你老/子一点都不会好”

但也是最诚挚的希望小哈能在拜仁过得好

小太阳也要永远闪耀

这是深夜修仙的成果

感谢你们喜欢但我喜欢小红心更喜欢你们的留言

后续我已经想好了说不定这两天再修仙的时候我就能把番外给修出来

说不定在番外就HE了

仙女们你们真的不考虑考虑给我留言吗




Love & Peace

评论(9)

热度(20)